專業的led照明服務商


新聞中心

新政落地補貼退坡,新能源車漲價,消費者慌了?

來源:中國經濟網 作者: 發布于:2019-4-7 9:51:38 點擊量:

 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政落地后,車市是否會迎來一輪“漲價潮”成為各方關注焦點。

 
“補貼新政出來后,很多客戶都集中在3月最后幾天購車,擔心4月1日后漲價。”一位比亞迪汽車銷售店店員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這幾天來店里看車的客戶多數會直接買車。
 
日前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走訪了北京地區多家新能源汽車4S店,發現終端市場呈現兩種現象:一是隨補貼新政出臺調高售價;二是靠車企和經銷商補貼,車價暫時“按兵不動”。但不管是哪種應對之策,3個月過渡期后,2019年新能源補貼政策將正式實施,屆時新能源汽車提價將是大概率事件。
 
在補貼退坡的壓力下,新能源車企如何應對來自市場層面的壓力,這考驗著各大新能源汽車品牌管理者的智慧。
 
新政攪動“一池春水”
 
“買了還真賺到了。”4月2日,一位在北京一家長安新能源4S店提車的車主王先生對記者感慨道。
 
3月28日,王先生在這家長安新能源4S店內銷售人員的極力推薦下,購買了一輛逸動EV460,并在4月1日前完成了購車手續,4月2日到店提車。
 
“當時在店里看車,店員說4月1日要漲價,那時我還不相信,以為只是店員推銷的話術,沒想到原來是真的。”王先生說。
 
據了解,長安新能源于4月1日開始,對旗下新能源汽車車型進行全面提價。上述長安新能源4S店內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目前店內在售的兩款新能源車型逸動EV460和新奔奔EV分別提價1萬元和5000元。
 
不只是長安新能源,4月1日合眾新能源也宣布,即日起對旗下全系車型提價7000元。合眾新能源總裁張勇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新能源汽車發展至今,各車企仍屬于高成本投入期,少了政府層面的補貼,車企漲價也是沒辦法。”
 
3月26日,財政部等四部委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。根據《通知》內容,純電動乘用車的續航里程補貼門檻從2018年的150km提升至250km,這意味著,續航里程在250km以下的純電動乘用車補貼將被取消。而續航里程250km到400km的純電動乘用車,補貼下降幅度最高達2.7萬元,補貼退坡60%。續航里程大于等于400km的純電動乘用車,補貼退坡50%。
 
《通知》顯示,2019年3月26日至2019年6月25日為過渡期。過渡期后,地方將不再對新能源汽車(新能源公交車和燃料電池汽車除外)給予購置補貼。在過渡期期間,符合2018年技術指標要求但不符合2019年技術指標要求的銷售上牌車輛,按照《財政部、科技部、工業和信息化部、發展改革委關于調整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》(財建〔2018〕18號)對應標準的0.1倍補貼,符合2019年技術指標要求的銷售上牌車輛按2018年對應標準的0.6倍補貼。
 
這意味著,到3月27日,消費者購買符合2019年技術指標要求的新能源汽車只能拿到2018年對應標準的0.6倍補貼。
 
新能源補貼大幅退坡,車企醞釀漲價,這讓考慮購買新能源車的車主著急了。“車企要漲價,這一信息在擁有北京新能源汽車指標的意愿購車人群中,造成了一定恐慌。”上述長安新能源4S店的銷售人員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說,“在4月1日提價前的幾天時間里,店內看車的人明顯增多,幾乎是看完車就下了訂金。僅3月30日~31日兩天,我們店就賣出了數十輛新能源車。”
 
在這家長安新能源4S店旁邊的比亞迪4S店,也在3月的最后兩天賣出了上百輛新能源車。“前后購車相差僅兩天,就要多花近萬元。”王先生對記者說,他很慶幸自己提前出手了。
 
未漲價車型各有招數
 
有車企漲價,也有車企選擇按兵不動。
 
記者在一家奇瑞新能源4S店中看到,店內在售車型為一款小螞蟻eQ1,對外終端售價為6.58萬元。“小螞蟻售價與之前沒什么變化。”一位來取新能源車牌的車主對記者說。
 
該店銷售人員對記者透露,小螞蟻這款車不是沒有漲價,而是漲價部分由廠家和經銷店自掏腰包拿補貼消化掉了。“除了廠家拿出的補貼外,我們店也拿出3000元對該車進行補貼。”該銷售人員告訴記者。
 
除奇瑞新能源外,記者發現包括北汽新能源、比亞迪等多個新能源汽車品牌,目前均未對旗下在售新能源汽車調價,但有的車在批售環節價格已經上漲。
 
“現在經銷商從北汽新能源處提車,價格已上漲3000元。”一位北汽新能源4S店銷售人員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“其實廠家已經在漲價,只是這部分錢還沒有轉嫁給消費者。北汽新能源或將于近期就新能源車漲價問題下發通知。”
 
而比亞迪則在3月28日公開表示,2019年6月25日前購買包含比亞迪現款在內的所有新能源車型,均可享受2018年補貼政策。“比亞迪之所以不漲價,是因為退坡的補貼均由比亞迪新能源未來基金承擔。”上述比亞迪4S店內銷售人員告訴記者。
 
“車企和經銷商主動承擔補貼退坡帶來的壓力,是因為他們擔心產品價格上漲后,無法保證未來銷量。為了穩住銷量,有的車企和經銷商就算明知賠本也只能這樣操作。”全國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對記者說。
 
知名汽車分析師顏景輝則認為,多數車企在補貼新政過渡期間保持2018年補貼標準售價不變,是車企在利用價格杠桿進行促銷的一種手段。“對多數新能源汽車企業來說,當前生產成本仍居高不下,車企為了攤薄成本,就必須尋求產品的高銷量。如果銷量上不去,降低成本就只能是一句空話,這樣對車企的生存和發展來說壓力會更大。”顏景輝說。
 
不過,補貼新政過渡期結束后,新能源汽車提價仍是大概率事件。目前,包括比亞迪、北汽新能源、上汽乘用車新能源方面都向記者表示,6月25日過渡期結束后,旗下新能源車型有可能漲價。屆時,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將呈現怎樣的走勢,業內仍在觀望中。



上一篇:外資來勢洶涌 中國新能源車致力多方面實現超越

下一篇:3月我國汽車銷量降幅收窄 新能源車逆市增八成
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c蛋蛋 四川快乐12任三遗 极速飞艇计划全天免费软件 11选5基本走势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网址是什么 单机麻将大全 河南快三怎么买 11选5走势图图表精灵 福建31选7今晚开 福建十一选五 下载麻将来了免费 北京快3中奖助手苹果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吧 新疆35选7最新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